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米勒—阿玛克:社会市场经济理论的九大特点


发布日期:2019-10-31 14:26   来源:未知   阅读:

  自《国富论》发表以来,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思想一直被奉为圭臬,其本人也被不少人视为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但实际上,亚当·斯密虽然对经济学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但其本人及其思想并不能代表经济学的全部,也不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部问题。中华民族的信仰是什么经济学的发展是一代代经济学家共同的思想结晶,除了亚当·斯密,世界上还有哪些经济学大师?德国因其严谨的治学风格,一直是世界经济学大师诞生的摇篮。

  路德维希·艾哈德,曾任德国总理,同时也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奠基者。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界一直忽略了艾哈德对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二战战败的德国,为何能在一片废墟上实现经济的再次崛起?

  网易研究局推出“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独家策划,听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独家讲述艾哈德的经济思想,揭秘德国崛起背后的秘密。德国二战之后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与我们前几期介绍的“社会市场经济”的实行有很大关系。本期我们来了解艾哈德的亲密战友阿尔弗雷德·米勒—阿玛克的经济思想。

  艾哈德和阿尔弗雷德·米勒—阿玛克之间有三重关系:上下级关系、同事关系和挚友关系。艾哈德非常器重和赏识米勒—阿玛克,亲自把他从科隆大学调到联邦经济部担任司长,不久又提拔他担任副部长。米勒—阿玛克对艾哈德非常尊重,几乎言听计从。艾哈德对米勒—阿玛克也很尊重,但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迁就和让步。

  1901年6月28日,米勒—阿玛克生于德国埃森市。1978年3月16日逝世,享年77岁。他在家乡读完中小学。他先后在蒂森大学、弗赖堡大学和慕尼黑大学学习,后来在科隆大学读国民经济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题目是《在理论社会经济学中的景气问题》。他的导师明确反对把事物简单地分成“好与坏”、“左与右”,主张要摈弃这种简单公式。米勒—阿玛克受这种思想影响很深。1926年,他发表了《景气政策中的经济理论》,从而获得了在大学执教的资格。在20世纪20年代,他对景气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努力探索解决景气政策中的问题。1934年,他被任命为科隆大学的副教授。1938年,当了明斯特大学教授。

  1926年,米勒—阿玛克作为年轻讲师讲授《景气政策的经济理论》。他反对那种关于经济景气总是不断重复出现的命题。他认为,景气是可以塑造的,主张实行稳固的经济政策。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极大地震动了他的国民经济理论。与此同时,苏联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发展和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同资本主义经济形成鲜明对比。这种现象也影响到他的思想。1932年,他发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1941年,他发表了《经济格式的年谱学》。

  1938年,特别是1940年后,他开始在德国明斯特大学研究国民经济学和文化社会学。他在那里成立了《纺织和一般市场研究所》。在此期间,他与瓦尔特·欧肯、埃尔温·冯·贝克拉和阿道夫·拉姆坡(Adolf Lampe)在《国民经济理论工作集体》中一块工作,批判性地讨论德国带有根本性的经济体制问题。他与弗赖堡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建立了松散的联系。

  二战后,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咨询工作。至迟从1946年开始,他就要求进行货币改革,并作为在德国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基本前提。1947年,他是德国住房建设科学咨询委员会的成员。1950年他作为教授在科隆大学教授经济学。最迟从1944年开始,他就研究德国的经济制度和经济秩序。他的著作《经济调控和市场经济》就包含了这一思想。1946—1947年,他发表了《经济调控和市场经济》。该书的目的是要实行建立在人类学基础上的社会人道主义。人类学把人描述为精神和自然的公开物。要把自由主义的自由精神和社会主义的社会思想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社会市场经济的概念。

  1952年,他担任了联邦经济部的司长。1958年他担任国务秘书(副部长),曾代表艾哈德参加关于欧洲经济共同体的谈判。

  1960年,他担任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景气委员会的主席。他是欧洲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的成员。1963年政府更迭时,他不再供职,但仍继续进行科学研究工作,直到去世为止。1964年他是基民盟中央理事会成员。在艾哈德去世后,他曾担任艾哈德基金会主席数月。

  米勒??—阿玛克是社会市场经济的教父,是“社会市场经济”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者。他在1947年提出了社会市场经济的概念。在以后几十年的教学、研究和工作生涯中,全面地、系统地阐述了他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作为德国联邦经济部司长和国务秘书,他协助联邦经济部长和随后成为联邦总理的艾哈德成功地使社会市场经济这种经济和社会制度在德国生根、开花并结出累累硕果。

  他一生研究工作的重点是:景气政策、经济和社会政策、欧洲一体化以及经济、文化和宗教社会学。

  从社会市场经济的命名,到它的构成、要素和特点,米勒—阿玛克都进行了系统的深刻的阐述,从而形成了一个非常完备的理论体系。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他的大量著作就是一部关于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小型百科全书。他是一个博学多才,满腹经纶,但为人谦和,从不傲视别人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宗教学家。当然,每个经济学家都有其自己的思想、理论特色和侧重点。应当说,在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上,他和艾哈德、欧肯和勒普克等人的观点是相同和相似的,但在其他一些方面,他们的看法又并不是完全一样的,各有各的侧重点。

  公正地说,关于德国社会市场经济,艾哈德、弗赖堡学派的经济学家们、流亡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其他许多经济学家们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下有过详细的论述。然而没有任何人能给战后的德国经济和社会制度下一个确切的、大家都能接受和认同的定义。只有米勒—阿玛克在1947年给德国这种经济和社会制度起了这个名字:社会市场经济。这是一个巨大的贡献。可以说,其他的任何表达虽然都不无道理,但均不贴切。

  米勒—阿玛克首先提出了社会市场经济的概念。他最经典的论述是“社会市场经济的含义是,把市场上的自由原则同社会平衡结合起来。”这种论述在德国和世界上被引用最多、影响也最大。他还从另一角度进行了阐述,认为“社会市场经济”的概念也可以定义为一种秩序政策思想,其目的是在竞争经济的基础上把自由创新同正是通过市场经济的成就保障了的社会进步结合起来。”社会市场经济是“在自由企业的市场经济组织和工业大众社会的社会必要性之间寻找一种综合”。

  (1)人性化、人道主义和以人为本是社会市场经济思想和理论的最大特点。哲学、人种学对米勒—阿玛克的思想和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

  (2)任何一个健康的理想的社会,不但要提高生产效率,大量增加物质财富,而且更要实现社会公正。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二字必须大写。

  (3)必须实行社会平衡的原则。传统的市场经济是按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念自由发展的。结果必然出现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为了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一定要实行社会平衡。

  这种社会平衡体现了对人类本性的理解、尊重和承认。他在社会主义的世界观中看到了“道德的意志”,不是社会主义的方法。他在晚年看到了日益增多的社会福利成了一个不可承受的负担,一再警告社会福利太多,破坏了国家和市场之间保持平衡的界限。

  米勒—阿玛克认为,从20世纪五十年代末以来,社会平衡政策的主要考虑是迅速发展经济,大量增加物质财富,从根本上解决人们的温饱和生存保障问题。当五十年代末达到这一目标后,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发展到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中,社会问题比经济问题更加突出。那时社会市场经济的纲领已经“变绿”了。他很重视关于环保和生态平衡的思想。在这个问题上,他和勒普克的观点很相似。换言之,在集中精力解决人们温饱的阶段,发展经济是重点。当人们的温饱解决之后,在进行发展经济的同时,解决社会问题是重点。

  (4)社会和解和格式思想。社会市场经济是一种相互对立的两个事物之间的一种理解、和解、和平、宽容、妥协、合作和相互依存的模式,是一种具有德国特色的“格式”。这是他对社会市场经济的特殊贡献。他把哲学、人类学融入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中,并特别强调了“德国格式“思想。为了说明人的本性,他很喜欢运用法国数学家帕斯卡尔(Pascal)模式。他认为,人具有两面性。人的特性既不是天使,也不是动物,而是一种“辨证的特殊形式”。如果人是一个建立在精神之上的,同时又是一个经常同他的生物存在的实际结构连接在一起的物体的话,那么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对人的解释的片面性就可以克服。

  米勒—阿玛克承认,马克思通过利益集团、阶级斗争和统治关系准确地看到了社会历史上思想发展的危害,但这只是包括了人的生物本性的一面。

  米勒—阿玛克认为,具有双元结构的人在历史上逐步实现着自己。这样,历史不是预先决定它的内容的。历史是人类从它们当中产生出来的。这样就只有人类学的理论,而没有历史理论。历史是一个公开的过程。世界上没有一个一成不变的东西。这样,就为相互竞争和世界观的和解铺平了道路。

  米勒—阿玛克主张“社会和解”。他使用的“和解”是拉丁文中的“Irenik”。这个字不仅指的是处于静态中的“和平”,而且还指处于动态中的为争取和平所做的努力,还指和平努力的结果:和解。对于他来说,“社会市场经济”不是一种定义确切的旧制度,而是通过相互竞争的世界观的和解塑造历史的尝试。在一定意义上,他把“社会市场经济”的方案理解为一种辨证方法。他力图在不同思潮和不同理论之间找到一个共同的东西。这就是能够形成和解基础的“社会思想”。具体地说,他认为,这些共同的东西是社会主义的道德意志、天主教的秩序思想、新教的职业思想的灵感化和博爱、新自由主义中的组织原则。因此,社会市场经济是他的社会和解思想的结晶。

  (5)社会市场经济不仅是一种经济制度,也是一种社会制度,而且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二字具有本质的意义。米勒—阿玛克是从人种学和社会学角度来阐述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的。他认为,“社会”二字必须大写。在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和“市场经济”两部分的比较中,他更注重“社会”部分。这同艾哈德既重视“社会”也重视“市场经济”的观点是不完全相同的,而且同欧肯强调“竞争秩序政策”的观点也有所区别。

  (6)一定的景气政策是社会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景气政策可对社会市场经济进行调控。一定要保持稳定和增长,以便解决失业问题。人们可以看出,他关于景气政策方案的辨证观点已经向欧肯的立场靠近。在那个时期,他更主张运用秩序政策,而不是过程政策的治疗方法。可以看出,他的景气政策的观点正在转变。他曾想使用过程政策去解决经济问题,但并不成功。他必须改变自己的观点,并忠于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

  (7)国家起着重要作用。国家的职责就是制订经济秩序和各种规则,以保证经济的正常运行。这个国家必须是民主和法治的国家。

  (8)社会市场经济既继承了传统资本主义的精华,又吸纳了社会主义的优秀的成分。

  (9)社会市场经济是多元的、开放的、发展的,不是单一的、封闭的、静止的、一成不变的。

  德国科隆大学一位系主任迪特·法尼(Dieter Farny)在1979年米勒—阿玛克逝世一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指出:“他不仅是一个富有成果的研究经济、文化、宗教社会学和历史问题的非凡的才华横溢的科学工作者……这种由米勒—阿玛克提出来的社会市场经济方案创造了历史。”克里斯蒂安·瓦尔亭(Christian Wartin)在研讨会上的讲话说:“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评价他的个人的素质:对平衡的追求;他的博爱;对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努力。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王中王开奖号码。”

  霍曼指出:“在长期交往中,艾哈德找到了两个最知心的同事,一个是担任国务秘书长达14年之久、1964年担任部长和总理府负责人的路德格尔·维斯特里克和对‘市场经济’坚信不疑的阿尔弗勒德·米勒—阿玛克,在长期的斗争中,他们始终坚定地站在艾哈德一边。”(注1)

  艾哈德和米勒—阿玛克既是领导和部下(前者曾先后是联邦经济部长和联邦总理,后者曾先后是联邦经济部的司长和国务秘书),又是多年的同行(两人都是经济学家),更是亲密的战友。艾哈德一生中有几位知己和战友,米勒—阿玛克便是其中之一。艾哈德非常器重和赏识米勒—阿玛克。艾哈德在担任联邦经济部长后不久,便亲自把时任科隆大学教授的米勒—阿玛克调入联邦经济部任司长,以后又提拔为国务秘书(副部长)。米勒—阿玛克一生中对艾哈德非常尊重和敬佩,并总是虚心地按照艾哈德的指示和要求去办事。

  艾哈德和米勒—阿玛克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两人在对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观点和理念上是基本一致的,但对一些问题的认识上存在不同看法,或程度上的差异。

  首先,他们二人对“社会市场经济”这一概念的内涵在程度和侧重点上有不同看法。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内涵,艾哈德和米勒—阿玛克的观点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就社会市场经济的真正含义也存在明显分歧。已如前述,米勒—阿玛克认为,强调市场自由竞争的同时,注重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作用,就是说,对社会的弱者要通过社会财富的再分配给予补贴。艾哈德特别强调每个社会成员必须在道德上对其他人和整个社会具有负责精神。这个分歧的核心是:米勒—阿玛克主张社会市场经济是市场上的自由竞争和社会平衡的结合,而艾哈德认为社会市场经济不但是市场上的自由竞争和社会平衡的结合,而且特别强调社会成员个人要在道义上对社会负责。米勒—阿玛克认为,对于市场经济竞争中出现的收入不等和弱者问题,通过分配和转移支付去解决,艾哈德并不完全赞成这种做法,主张首先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尽最大努力去解决。现代社会出现的诸多问题,诸如懒惰、贪图享乐、自私自利、不求进取、投机取巧和胸无大志等等都与对社会和他人没有负责精神有关。

  其次,艾哈德和米勒—阿玛克都认为,“社会”二字必须大写。但“社会”所包含的内容有所不同。艾哈德认为,“社会”不仅包含着公平公正和必要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而且还包含着人们的最终建立起“组合社会”的这个伟大理想。米勒—阿玛克更多地是从社会公平公正和社会财富的合理分配等方面去考虑问题。米勒—阿玛克认为,只有从人类学、人种学和社会学的角度去分析,才能正确理解“社会”的含义。

  第三,景气政策是米勒—阿玛克一生研究的课题。他赞成秩序政策,主张必须充分发挥市场上自由竞争的机制和作用。但他同时认为,为了防止市场出现波动和震荡,应当采取必要的、适当的景气政策。然而,艾哈德一直不赞成景气政策,认为,那是人为的东西,势必会破坏市场本身的规律和健康的竞争机制,最终会影响经济的发展。(未完待续,每周持续更新,欢迎关注微博话题#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讨论,关注网易研究局官方微信公号(ID:wyyjj163)获取最新内容)

  河北省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1983年11月至1985年1月在外交部第一期经济调研干部培训班学习并以优异成绩结业。1976年至1982年在驻奥地利使馆工作,任研究室副主任。1985年至1989年在驻德国使馆研究室工作,任一等秘书,主管经济调研。1990年至1993年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世界经济处工作,任处长。1993年至1996年在驻德国使馆工作,任政务参赞兼研究室主任。1996年至2001年任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长达18年之久,深入地研究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双边关系以及欧洲联盟的形成和发展。

  第9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安德雷亚斯·弗格特、卡尔·特奥多尔·封·艾贝格、阿道夫·君特、弗里茨·施密特

  声明: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网易研究局是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先生“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专栏的唯一供稿智库。

  转载要求:1、注明来源:网易研究局;2、全文不得做任何修改,违者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

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   香港马会直播118kj开奖结果  |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   www.0648888.com  |   www.jj1861.com  |  


Power by DedeCms